• 咨询热线:400-8899-773/0591-83053397
  • 中文 | EN

首页 > 灵芝知识 > 台大教授许瑞祥:若不解决“鸡跟鸭”的问题,谈何灵芝产业发展?如果没有尊重,谈什么灵芝文化?

台大教授许瑞祥:若不解决“鸡跟鸭”的问题,谈何灵芝产业发展?如果没有尊重,谈什么灵芝文化?

2017-07-20 13:38:01    来源:灵芝新闻网    浏览:373次
发展灵芝产业、弘扬灵芝文化,是所有灵芝业者念兹在兹的“使命”。但如果不先正本清源,搞清楚自己养的到底是“鸡”还是“鸭”,怎么可能把饼做大?如果连最基本的“知识产权”都不懂得尊重,连灵芝文化真正的核心都没搞清楚,怎么可能希冀透过文化的力量带动产业的发展?台湾大学许瑞祥教授在2016国际灵芝大会圆桌会议的发言,虽然只有短短不到六分钟,却发人深省。


去年在福建省福州市召开的“2016国际灵芝大会”,于11月11日晚间设计了一场“圆桌会议”,与会的灵芝学者和业者,针对当前灵芝产业的问题和发展,提出意见、共商对策。发言之热烈,整整两个小时没有停过。(摄影/吴亭瑶)



“圆桌会议”由北京大学林志彬教授(左二)、台湾大学许瑞祥教授(右二)、上海市农业科学院食用菌研究所张劲松所长(左一)、仙芝楼生物科技集团李晔董事长(右一)等共同主持。(摄影/吴亭瑶)


鸡跟鸭的问题

灵芝这个产业的最大问题在于,入门很容易。随便什么人,随便用什么材料一种,一不小心,灵芝就长出来了。

可是明年要再种出同样的灵芝,就没那么容易了,因为他可能用另外一个品种、另外一个材料来种植,所以每次种出来的灵芝都不一样。

这也是为什么三十年前,在我研究灵芝初期,我会发现,台湾各农场(基地)习惯种的灵芝,用的都不是同一个(菌)种。

这些灵芝从外表上看起来都不太一样。但作为一名研究生,要推翻老师已经知道的概念(他认为这是同种的东西,而我认为那是不同种的东西),要用很长的时间、用很多的证据去证明,里面确实有“鸡跟鸭”的问题。

当品种不一样,怎么可能种出成分一样、功效一样的灵芝呢?


别再改名了!

这个“鸡跟鸭”的问题,到现在依然存在,而且不只存在于栽培农场(基地),还存在于灵芝的学名。

灵芝属定名的那个字“Ganoderma lucidum”,每天都在我们的心中翻腾。其实我在想,虽然灵芝属、灵芝种是由欧洲的学者命名,但原来那个Ganoderma lucidum的标本已经不存在了,后来替代的标本也和原来的不一样,所以即使我们想用DNA鉴定,也没办法做。

既然灵芝源起于中国,为什么我们自己不为我们的灵芝定名呢?我们把我们的物种确定,才不会违反《中国药典》上的规定。否则一直照着西方的游戏规则一直在改名字,改到后来会让学术研究和产业发展的落差愈来愈大。

这是中国的专家学者必须严肃考虑的课题。既然灵芝的产业是在中国发扬光大,就应该由我们把现在中国普遍栽培的灵芝定名为Ganoderma lucidum才对,而不是再生出一个新的名字。


没有尊重,哪来文化?

讲到文化产业,文化其实是慢慢养成的习惯,而不是用一个建筑、设施或活动可以立竿见影。而文化的养成,则需要普及教育,甚至要用很多媒体来作为宣传的媒介。

我在一年多以前,在台湾做了一个网站,叫灵芝新闻网,里面有一些灵芝的资讯,有兴趣的人可以上去检索,看一些基本的知识。

在那里面,北京大学林志彬教授是我们最重要的资料来源,他提供给我们很多灵芝的见解和文章。

这是一个不需要注册、不需要付费,谁都可以进来的网站。我希望,不管是业者、学者或你们的学生,都可以到这个网站来浏览。

可是有一件事,我必须再三说明:对于科学的注意和尊重,一定是从“这句话是谁说的”开始。

意思就是,如果有作者说了这句话,写了这篇文章,今天你要引用或宣传这些文章,就应该要把作者写上去,这是对作者最起码的尊重。

有这样的尊重,才可能让所谓的灵芝文化继续绵延下去。否则的话,拿到文章就抄,甚至随意篡改里面的内容(编按:用移花接木的方式,制造另一个“鸡跟鸭”的问题),那这样以后还有谁愿意把对的事情写成文章,放在网络上供大家浏览呢?


“灵芝文化”和“茶文化”是两回事

所以文化应该牵涉到自身最低层次(最基本)的养成。灵芝文化的发展对灵芝产业发展当然非常重要,但是灵芝的文化和茶文化是不一样的。

茶叶的文化很多是后来附加上去的故事或商业价值或噱头,比如泡什么茶要用什么茶具,要用什么动作等等,都是刻意营造出来的。

灵芝文化不是要去营造那个氛围,也不是要营造出那种高贵的身价,吃灵芝是为了让全人类过上更好的生活。所以我们应该要做那种大家都能普及、都吃得到、成分稳定,而且质量标准能够接近的一个产品,才能让全部的人都受到灵芝的照顾。

总结来说,不管是讨论质量或讨论产业发展,只要我们从正面的、阳光的方向去做思考,很多问题都能解决。

虽然中国的灵芝产量相当多,但如果要把灵芝卖到全世界,用“一带一路”做全世界的布局,这个量其实是不够的。

所以大家还有很多可以努力的空间。只要我们练好内功,先把上面的这些问题好好解决,走出去的路就会很宽。


【台湾大学许瑞祥教授简介】





★本文经作者独家授权刊登,所有权归仙芝楼所有
★未经仙芝楼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
★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来源:仙芝楼
★违反上述声明者,仙芝楼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



【关于作者/吴亭瑶】

现居台北市。自1999年开始报道灵芝的第一手消息持续至今。现为台湾《灵芝新闻网》记者、《健康灵芝》杂志特约编辑,著有《灵芝,妙不可言》。



本文经作者同意转载自灵芝新闻网(ganodermanews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