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咨询热线:400-8899-773/0591-83053397
  • 中文 | EN

首页 > 灵芝知识 > 研究新知:灵芝多糖减轻化疗心毒性,提升抗癌效果

研究新知:灵芝多糖减轻化疗心毒性,提升抗癌效果

2017-12-22 09:02:10    来源:仙芝楼    浏览:543次
〔重点提示〕癌症医疗经常遭遇两难:化疗剂量太大,恐毒伤心脏;剂量太小,治疗效果差。怎么办?科学证实,灵芝多糖提取物可以帮忙解套。




心脏受损,难以恢复

化疗是治疗癌症重要的一环,需要足够的剂量才能有效杀癌,却也会带来强大的副作用,除了众所周知的恶心、呕吐、掉发、免疫力低下之外,你知道化疗也会伤及心肌细胞、降低心脏功能吗?

心肌细胞不只构成心脏这个器官,也驱使心脏跳动,让血液可以透过心脏的水泵作用,把氧气和养分送给全身各细胞。

然而心肌细胞不像肝细胞、免疫细胞或皮肤细胞那么容易再生,除了日常的汰旧换新,根本无力应付额外的伤害。

因此当心肌细胞死伤愈多,心脏功能就愈弱,想从战胜癌症中完全康复,肯定难上加难。

以“红药水”著称的多柔比星(阿霉素)就是心毒性很强的化疗药之一。根据承德医学院附属医院发表在SCI国际期刊《Biomedicine & Pharmacotherapy》的研究证实,灵芝子实体多糖提取物可减轻多柔比星的心毒性,而且效果显著。


灵芝多糖降低心肌受损的程度

首先来看动物实验,一共进行15天,把参与实验的大鼠随机分成5组:

第1组是控制组,化疗、灵芝都不给,代表一般正常的大鼠。

第2组是灵芝多糖组,每天喂食子实体多糖提取物100 mg/kg。

第3组是多柔比星组,在实验最前面5天,每隔1天注射1次多柔比星,一共注射3次。

第4和第5组则是“多柔比星+灵芝多糖”组,除了化疗之外(方法和化疗组一样),每天还口服子实体多糖提取物50或100 mg/kg。

实验结束后,检测大鼠血清乳酸脱氢酶LDH的浓度。这是存在于心肌细胞的重要酶类,当心肌细胞受到破坏时会释放到血液里,因此可以从它在血清里的浓度高低,判断心肌细胞受损的程度。

结果发现,控制组和灵芝多糖组的LDH浓度几乎一样,显示灵芝多糖提取物本身对心肌细胞是安全的;而多柔比星组的LDH浓度将近是控制组的3倍,表示心肌细胞严重受损。

相较之下,两组“多柔比星+灵芝多糖”组的LDH都比多柔比星组要低许多,尤其是每天给老鼠吃灵芝多糖提取物100 mg/kg的这组,效果更为显著,证明灵芝多糖对心肌有某种程度的保护作用。



大鼠血清LDH浓度示意图

〔说明〕血清LDH浓度愈低,表示心肌受损程度愈轻。(制图/吴亭瑶,资料来源/Biomed Pharmacother. 2017; 95:504-512.)


同时间研究者还检测了大鼠血清里的心肌酶CK和转氨酶AST的浓度,它们和LDH一样存在于心肌细胞,也是判断心肌受损程度的重要依据。得到的结果就和LDH几乎一致。

除此之外,研究者还测量了各组大鼠的心重量,并且利用显微镜进行心肌组织切片检查。

结果发现,多柔比星不仅会造成心肌细胞组织严重病变,心脏重量也因为心肌纤维化而减轻,但如果同时有灵芝多糖提取物的保护,情况则会大为改观。


灵芝多糖的两面手法:保护心肌细胞,加速癌细胞凋亡

体外实验则发现,直接把多柔比星加入大鼠心肌细胞里,16小时后心肌细胞的存活率会降到一半以下。

但如果先让大鼠心肌细胞和灵芝多糖提取物一起培养8小时,再注入多柔比星,则16小时后,还有八成左右的心肌细胞能好好的活着。

不过,如果把心肌细胞换成癌细胞,情况又不一样了──灵芝多糖提取物会与多柔比星联手,让癌细胞死得更难看(如下图)。



人类肝癌细胞株存活率示意图



人类乳癌细胞株存活率示意图

(制图/吴亭瑶,资料来源/Biomed Pharmacother. 2017; 95:504-512.)


可见灵芝多糖提取物是有选择性的──它会帮着化疗扼杀癌细胞,可是当化疗药在伤害心肌细胞时,又会出手相救。只是它为什么能保护心肌细胞?

该报告指出,多柔比星会通过促进细胞凋亡、提高氧化压力、降低抗氧化酶的活性、增加发炎性细胞因子的分泌等多重途径,把心肌细胞推向死亡深谷。

由于这些伤杀途径大部分都能被灵芝多糖阻断,因此心肌细胞受到的化疗损伤,自然比较少。


化疗千万要护心

现实生活里的癌症医疗经常遭遇两难:化疗剂量太大,恐毒伤心脏;剂量太小,治疗效果差。两者都会影响病患的生命品质与长度,该怎么办?

上述的研究结果已经告诉我们,含有灵芝子实体多糖提取物的产品,可以让化疗不再顾此失彼,可以给癌症患者保住更多的元气。

〔资料来源〕Xu F, et al. Effects of Ganoderma lucidum polysaccharides against doxorubicin-induced cardiotoxicity. Biomed Pharmacother. 2017 Nov;95:504-512.

【关于作者/吴亭瑶】
现居台北市。自1999年开始报道灵芝的第一手消息持续至今。现为台湾《灵芝新闻网》记者、《健康灵芝》杂志特约编辑,著有《灵芝,妙不可言》。


★本文经作者独家授权刊登,所有权归仙芝楼所有
★未经仙芝楼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
★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来源:仙芝楼
★违反上述声明者,仙芝楼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